大中华网络电视台欢迎您!
全国新闻热线(免费):4006-300-023
全国新闻热线:4006-300-023
当前位置:大中华新闻国内资讯 正文

江歌案开庭:陈世峰否认部分罪行 刘鑫未给江歌开门

2017-12-11 11:26:26 来源:北京时间综合
浏览 0 评论

最新消息>>

陈世峰律师:刀系刘鑫递给江歌 江歌按门铃刘鑫没开

点击进入江歌庭审PC直播间>>

点击进入江歌案庭审APP直播间>>

12月11日,引起舆论广泛关注的中国留学生江歌被杀案在日本东京开庭。

手画庭审现场

被告陈世峰在法庭上否认部分罪行,认为自己是杀人未遂罪,并陈述凶器的水果刀是刘鑫从房间里拿出来递给江歌的,并且迅速关上了房门。据陈世峰的律师说,江歌用肘部多次按门铃,但是刘鑫都没有给江歌开门。江歌的死因是失血过多。

日本警方指控陈世峰杀人罪和恐吓罪。陈世峰只承认了恐吓罪。他否认自己携带水果刀去现场,并陈述是刘鑫把水果刀递给了江歌,自己在跟江歌夺刀的过程中误伤了江歌。造成江歌死亡的原因是第一刀就伤及了左颈动脉。陈世峰的律师称,当天陈世峰是带着一瓶酒前往江歌住所的,是想和江歌一起聊聊有关刘鑫的事情的。

据现场传回的消息,江歌母亲没有出现在庭审现场。 据陈世峰的律师说,江歌用肘部多次按门铃,但是刘鑫都没有给江歌开门。江歌的死因是失血过多。 陈世峰律师称,医检结果证明致命的是第一刀,是无意过失导致的。陈世峰表现冷静,表情正常。

据陈世峰的律师说,当陈世峰看到江歌倒下后,考虑到还要负担医药费,于是有了杀意。但造成江歌死亡的第一刀,是夺刀造成的,当时并没有杀意。因此他承认恐吓罪,否认杀人罪。

日本警方录音:刘鑫说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

#蒋丰微观日本#在日本警方提供的110的录音里,清晰的录下了刘鑫说的一句话,“ 把门锁了,你不要骂了。” 陈世峰在法庭上表现得很冷静,脸色苍白,穿着拖鞋。日本警方指控陈世峰杀人手段凶残,而且带了换洗衣服,是有预谋的杀人,而陈世峰的律师称,那些衣物是他准备送去洗衣店的,他还用手机查过附近有没有干洗店。警方指控凶器的水果刀来自陈世峰的大东文化大学的研究室里,但是陈世峰坚决否认,称是刘鑫看到他来了,就递给了江歌一把水果刀,并且锁上了房门。任凭江歌不断在门外用手肘按门铃。

江歌案审判大致流程: 

12月11日 加害人 陈世峰主场 

12月12日 目击者证言(刘鑫等) 

12月13日 目击者证言(法医等) 

12月14日 受害人 江歌方面的证言 

12月15日 讨论和建议?辩论(内容不明) 

12月18日 全天评议(陪审员们开会,制定判决书内容) 

12月19日 全天评议(陪审员们开会,制定判决书内容) 

12月20日 预定判决(10分钟内宣读判决书完毕,死罪还是有期)

庭审现场:

如何判刑>>

媒体:若杀害2个人 会判刑12年左右

赴东京地方法院庭审现场特约记者蒋丰:如果杀害了两个人,他大概会判刑12年左右,当然,这里面还有一些前提,比如手段极其凶残,非常恶劣,非常残酷,被判处死刑的可能性就相对增大了。也就说,按照中国的法律,杀人者偿命,如果杀死一个人,凶手也要判处死刑,这样的法律在日本是没有的,或者说相对执行起来比较宽松的。

另外一点,一个人被判处死刑之后,他并不是立即就执行的,在等待执行阶段是非常漫长的,有的漫长到30年,有的漫长到这个人一直在监狱里面,在拘留所里死去,最后也没有被执行死刑,处以一种自然死的状态。这也是日本法律的一种现状。

案情回顾>>

留日学生江歌惨遭室友前男友杀害

2016年11月3日,来自山东青岛的女留学生江歌,被刘鑫前男友陈世峰杀害,11月24日,日本警方对外通报,以杀人罪对陈世峰发布逮捕令,指控其杀害江歌。(来源中国网)

陈世峰于2016年11月24日以涉嫌杀人罪被逮捕后,始终保持沉默,次年1月19日才承认杀人事实,至今未承认蓄意携带凶器。该案一个焦点在于,能否证明陈世峰蓄意杀人。(来源澎湃新闻)

一年多来,江歌妈妈到处奔波呼吁,征集签名、网络发声,强烈要求法庭判处陈世峰死刑,同时也追究刘鑫的责任。(来源中国网)

对话江母>>

不接受死刑以外的判决!会对凶手提起民事诉讼

问: 对于一审判决,您有没有这个思想准备,就是判决有可能没有达到您希望或者预期的结果……

答:没有,我没有想过。

问:您只想着法庭要判陈世峰死刑?

答:是。

问:如果不是死刑,是其它的判决,您会接受这样的结果吗?

答:不接受。

问:如果不是死刑判决,您肯定会要求检察官上诉对吗?

答:是。(来源中国网)

12月10日,江歌案开庭前一天,江歌母亲江秋莲在东京台东区立浅草公会堂召开记者见面会。

见面会上,江秋莲身着一袭黑衣,神态疲惫,她对出席的媒体不断表示感谢,称“大家对我的帮助,让我有种不敢死的感觉。”

本次庭审将用时七日,12月11日-15日、12月18日,12月20日宣判。记者会上,江秋莲表示没有想过判决以后的打算,“我到目前为止所做的一切努力,就是为了在这次庭审中判陈世峰死刑。”

“我明天见到陈世峰会是什么样子,要说什么话,我没有办法去预测。”但江秋莲表示,在日本的刑事案件结束后会对陈世峰提起民事诉讼。她说,案发至今没有联络过陈世峰家属,“我是受害者,为什么要去求加害者?”(来源澎湃新闻)

丧女之痛>>

一定要把刘鑫告上法庭 出庭前去女儿生前住所拜祭

问:您会追究她的刑事责任吗?

答:不管是刑事还是民事,这个等开庭之后,由法庭或者律师,来做这个事情吧。我没有办法直接去判断她这个刑事责任,或者其它什么。

问:您对被告陈世峰的诉求很明确,就是要求法庭判处他死刑,具体对刘鑫,您到底有什么样的诉求?

答:我目前还没有非常清晰的思路和想法,但是,我一定要把刘鑫告上法庭!

问:不管是在日本,还是在中国?

答:是!

问:等这个刑事案件审理完了,真相大白之后?

答:是的,因为要追究刘鑫的责任,怎么也需要这边的案卷。(来源中国网)

在开庭前,江歌母亲去女儿生前住所拜祭。

罗生门>>

还原江歌遇害前最后10小时 7大争议待解

几天来,记者探访案发现场,采访当事人的同学朋友,并根据刘鑫和江秋莲此前在网上公开的信息记录,还原江歌遇害前最后一晚的情况。

"8月25日,刘鑫和她当时的男友陈世峰分手,本来当晚就想搬到江歌家里。但因为我第二天要去看女儿,刘鑫就先住到了她打工的一个老板娘帮她安排的一个地方。9月2号我从江歌那里回国,我刚走,刘鑫就搬进江歌家里去住。那房子是我女儿一个人租的,是我女儿的家。"江秋莲曾对新京报记者说。

江歌遇害当日15点07分,刘鑫发微信回复江歌,"嗯,是陈,他给我打电话了。"两人同时问了对方一句,"陈世峰怎么找来的?"刘鑫说,"我也不知道"。

江歌看到刘鑫的信息,马上嘱咐她不要开门,同时打了三个字加一个感叹号--"我回家!"

江歌家靠近电车车轨,晚上行人较少。

下午15点20分,刘鑫又发微信给江歌,说陈世峰知道自己一人在家,"他好可怕",江歌说他是跟踪狂,想要报警。

"你别报警,我在这住是不合法的,不要报警。"根据刘鑫在微博发布的内容,江歌说自己刚好打完工在回家的途中,要回家拿书去上课和参加小组聚餐。江歌给刘鑫发微信让她去洗漱准备,大约半小时后到家,再送她去车站。

15点31分,刘鑫又发微信给江歌:"你就装下班回来把他赶走,我不想把事情闹大,我怕房东知道。"江歌问她陈世峰再来怎么办,"他太恶心了"。刘鑫回复说:"你回来就装偶尔碰到他,问他怎么知道地址的,然后警告他再来就报警。"江歌回复:"天呢…本命年。"

江歌回到家门口,和陈世峰在外面吵起来的时候,刘鑫正在屋里戴隐形眼镜。

15点54分,刘鑫给江歌发微信,让她进屋,"三叔(对江歌的呢称),进门。不要跟他吵,别生气。"

16点18分,刘鑫出来的时候,陈世峰还没走。根据案发后日媒公布的视频,16点半左右,一个骑自行车的人经过公寓前,听到有人大声争吵。附近居民至少有三人都听到了争执声。据日媒报道,一名70岁老太还看见,两女和一男在公寓2楼走廊用中文吵架。之后,三人移动到了公寓一楼入口处,争吵持续了20分钟左右。

江歌公寓

17点,刘鑫给江歌微信,"三叔,我好害怕。"江歌回复,"没事,他不会把你怎样的。" 5分钟后,江歌又问刘鑫,"你现在在电车上?"刘鑫嗯了一声。她说陈世峰一直跟到她打工的店门口,然后她就进去换衣服打工,"那天打工超级忙,所以这件事就暂时没放在心上。"

刘鑫打工的地方是一家餐馆,在学校附近,位于板桥区的高岛平。陈世峰的公寓也在这一带。

21点11分,江歌结束了学校的小组聚会。23点06分,她给刘鑫发微信,"少女,你怎样呀?下班啦?"

23点13分,江歌到了离家最近的车站东中野,她问刘鑫,"对方还跟着你吗?" 刘鑫回复,"我没看见他。你等我一下吧,我挺害怕的。"此时,刘鑫刚刚下班,她告诉江歌已经坐上了三田线。

东中野A3出口。事发当晚,刘鑫从这里出来和等待她的江歌一起回家。

刘鑫把案发当晚的记录,发布在她的微博里--

"三叔,今天打工的时候来姨妈了,好像裤子弄脏了,幸亏打工时有围裙遮着,今天还穿了件长开衫。"到楼下时,她因为这个原因跑回家,"一进门就开橱找卫生巾,准备换裤子,听到外面'啊'了一声,然后去推门的时候,门嘭的被反推回来了。"

"我就一边看猫眼一边捶门,猫眼一片模糊,什么都看不出去。当时我以为房子旧了猫眼脏了,还以为我近视眼没戴眼镜的原因,我就边跑边喊'再不说话我要报警啦',就去卧室的桌子拿手机。"

警方通告称,刘鑫听到门口的撞击声和呼喊声后报警。当警方赶到时,江歌已倒在二楼走廊的血泊中,送医两小时后因失血过多而亡。

据日媒报道,和她同一栋公寓的邻居,有一个女性看到她躺在地上,身边还站着一个男子。

房东大内夫妇得知此事时正在睡觉,接到女儿的电话就赶了过去。"确实有人听到很大的动静,(我的)女儿也受到了惊吓。"(来源新京报)

7个争议点>>

争议1 为何案件要在日本审理? 犯罪发生地所在国具有优先管辖权 

争议2 陈世峰在日本是否会被判死刑? 承认杀害江歌但否认有预谋 

争议3 签名请愿活动会影响判决吗? 请愿判死刑作用有限 犯罪情节是关键 

争议4 刘鑫能否拒绝出庭作证? 作为证人原则上不可拒绝出庭 

争议5 刘鑫在江歌案中是否应担责? 要看具体的案件事实和证据 

争议6 陈世峰是否有可能被引渡回国受审? 未和日本签订犯罪引渡条约 争议7 陈世峰若遣返,是否可能重新追责? 我国司法机关仍可对其享有追诉权

起底凶手>>

很穷、自卑、要强 恋爱5次曾称前女友出轨

相识多年,张淇这样理解陈世峰行事的逻辑——貌似很帅的男生,其实很穷,要强的反面是很自卑。

一年多来,一名华人志愿者一直在协助江秋莲处理日本事务。他形容,陈世峰是“影子一样的人”。陈世峰的大学老师张淇(化名)告诉每日人物,有一位叫永井登纪子的日本老太太在帮助陈世峰处理官司。

关于陈世峰在命案前的生活,他在华侨大学关系最要好的老师张淇给了两个关键词,“很穷”,“很要强”。

张淇不是唯一一个持这种观点的熟人。有同学记得,陈世峰在学生会参加活动积极,讨老师喜欢,甚至认了某些老师做干父母。

陈世峰身上有那种来自底层的清醒与自知——比起面子,活下去更重要。张淇说:“我可以看得出来,他一直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。我不愿意用上进这个词形容他,他想要混出个人模人样。”

在同龄人面前,陈世峰明显更愿意展现骄傲与体面。他的很多师友都记得大学时代的一件往事——大二那年,陈世峰打了他当时的女朋友蔡艺(化名)。

上个月,蔡艺在网上发帖回忆此事,她说当时陈世峰踹了她的肚子,把她的脸打到“咬肌受伤”。之后一个学期,蔡艺都没有上学。

对于起争执的原因,各方说法不一。陈世峰在人人网上与人争执时说“我打她没有错,她先侮辱了我,她活该”。蔡艺的说法是,“说了一句你不就是什么什么,这样一个句式,把他激怒了”。而老师张淇的说法是,女朋友骂他穷,骂他“屌丝”,他就动了手。

据日本TBS电视台的报道,监控拍下了陈世峰最后的轨迹。

白天的争吵过后,入了夜,他穿着偏黑色的衣服,戴着帽子和口罩出门。

按常理,他应该在离家最近的地铁站高岛平站上车。但是没有,他避开了,走到更远的车站上了车。

地铁开往东中野地铁站,离那里不远,就是江歌的家。


回顶部